雜談

        「中國建自己的太空站」

        執筆的時候中國三位太空人正搭火箭飛往已在軌道運行的「天和」號太空艙,並將在裡面停留三個月,而再有一系列發射計劃,將各部組件送往「天和號」,連接在一起就是一座太空站,完全是中國獨立發展和建造的。現在在天上的國際空間站是美俄為主,另有很多國家參加組建的,但獨獨排斥了中國,當年美國國會通過一個法案不允許美國接受中國參預太空合作,主要原因是怕有火箭技術洩漏給中國,今天中國可以獨立建一個空間站。

        空間站是一個很燒錢的項目,美國的太空穿梭機就是為這計劃配套的,太花錢了,美國也花不起,停飛了一段時間,靠俄羅斯的火箭供給太空站,現在靠私人公司SpaceX發射火箭供應太空站,由於美國太空計劃削經費,很多科學家去了SpaceX這家私人公司。

        空間站至少運行到今天,發現它的作用很有限,所謂外太空的科學實驗沒有重要的發現,宇宙觀察就根本不需要這麼大陣仗,所以預定兩年以後就要關閉了。

        中國為什麼要搞空間站呢?樹立一種國際形象可能是有用的,但中國現強了,世界也是知道的。另一個目的,可能是借這樣的項目來給自己的火箭發展,設定很多目標,推動火箭特別是遙控技術的進步。

        這次北約會議,提及北約要捍衛太空,任何一北約成員國遭到太空攻擊,北約就會回擊,大約美國已有太空戰能力,中,俄也在展現這種能力。大國之間更不能打仗,各方都全方位的確保能催毀對方,結果是大家都嗚呼哀哉,希望永遠不再有大戰。

4 responses to “雜談

  1. 金燦榮教授研究國際關係時,提及高政治及低政治的概念。高政治是指國家核心利益,危機意識,生存威脅,而低政治是指經貿往來,人員往來,金錢上的利益。過往,中國比較重視低政治,但推出一帶一路後,美國轉向全面壓抑中國策略,美國有很多行為已向高政治發展,中國也不得不向高政治方向走,否則,中國有再多的錢,也只是養美國的其中一個奶媽。
    中國太空倉還未成型,美國太空軍已證實在研發激光武器,未來有能力摧毀他國人造衛星。太空最終還是離不開軍事需要。唉!

  2. 社評:太空站遨翔穹蒼 科技故事又一章
    https://news.mingpao.com/pns/%e7%a4%be%e8%a9%95/article/20210619/s00003/1624040077671/%e7%a4%be%e8%a9%95-%e5%a4%aa%e7%a9%ba%e7%ab%99%e9%81%a8%e7%bf%94%e7%a9%b9%e8%92%bc-%e7%a7%91%e6%8a%80%e6%95%85%e4%ba%8b%e5%8f%88%e4%b8%80%e7%ab%a0

    摘錄:

    在美國人心目中,無論在太空還是地球,都容不下讓中國人並駕齊驅。

    有麝自然香,技巧不佳以及媒體不暢,也可以由外國媒體用外國人能接受的方式來把故事講好和傳播好。

    中國當然需要學好給外國人講好故事的技巧,和建立無遠弗屆的國際媒體,但更重要的是有更多的中國故事,讓人家不講不行。這些中國故事,不但可以恩威遠播,還需要在國內家喻戶曉。

    中國的科技無疑已經取得長足的發展,在很多領域已經達到甚至領先全球,在傲視同儕的時候,更加應該發現如何能夠加快進一步發展的途徑,讓孩子們能夠快馬揚鞭自奮蹄,同時還需要檢視有什麼是妨礙發展的因素,投入各種資源改善。

    三個月後迎接太空人凱旋歸來的將會是更好的中國故事。反駁外國流言蜚語的最好辦法不是嚴言厲色的聲明,而是悅耳動聽的中國故事,相信外國人也想聽,中國人更需要聽。

  3. Philip Chui
    美歐和俄的矛盾是白人種族内部矛盾,美歐俄和中國是白種人和黄種人的種族矛盾,是有感情輕重之分的。白多年前的列强侵華,美俄歐都是同一陣缐侵略者,日本則是在白人强國間見缝插针的黄種賊匪。黄種人文化是屬於大中華文化,天下一家,所以膚色不是团结劑,黄種人的國家不會基于膚色结盟對付另一膚色國家,白種人文化是屬於基督教文化,排外性强,所以外表相似便成感情黏合劑,白種人的國家會基于膚色而结盟對付另一膚色的被認為有威脅性國家,把自己白人國家之間的矛盾暫時放下,并且不問是否合乎道德人性和國際法則倫理。中國目前面對的是受白人國家结伙群毆,但没有任何同膚色的緊密戰友,只能单打獨鬥,而在天下一家的思想影响下,本身離心因私利哈洋的漢奸十分普遍,情况是十分艱難的,只能靠愛國者的莊敬自强了。

    KP Chau
    政客没有永遠的朋友,也没有永遠的敌人,只有根本的利益!

    拜登對俄軟對華硬  普京成峰會贏家
    https://std.stheadline.com/daily/article/2368503/%E6%97%A5%E5%A0%B1-%E7%A4%BE%E8%AB%96-%E6%8B%9C%E7%99%BB%E5%B0%8D%E4%BF%84%E8%BB%9F%E5%B0%8D%E8%8F%AF%E7%A1%AC-%E6%99%AE%E4%BA%AC%E6%88%90%E5%B3%B0%E6%9C%83%E8%B4%8F%E5%AE%B6

  4. 肯定要除惡務盡, 斬草除根, 趕盡殺絕, 永絕後患!!!

    坦言集:除惡務盡

    美國亡華之心不死,對中國的攻擊便會是連綿不絕,此起彼落,但都是隔岸攻擊,阻止中國在外發展,能夠直接威脅北京的,主要是台灣與香港。台灣可以用武統威嚇,遏止台獨,可以爭取時間與空間與台獨對決。香港為英國、美國經營幾十年,也是可以觸動國際輿論,而且直接打擊中國對外金融和企業的發展;做不成美國攻華的橋頭堡,也是中美對弈,兵家必爭之地。

    這幾年「顏色革命」失敗,美國不畏難而退,相反,相信正在暗中部署今後的安排,保存實力,也開拓新生力量,伺機再起。中國的對策,便不能如對待台獨那樣等待,而是趁勢來除惡務盡。

    由於台灣仍未收回,礙於美國干預,不可能直接在台灣對付台獨。香港則不同,主權治權在手。動亂已證明美國不會顧慮中美關係,反而用香港因素來牽動中國內外。中國便不應在香港問題上有所猶豫,有所不確的期望,而是應徹底地剷除美國培植的勢力,消除動亂再起的條件與土壤。

    國安法和國安公署便是除惡務盡的手段,開始時可能調研和組織安排需時,因為所有舉措都要有法可依,依法辦事,不存漏洞。這便可以向香港市民、國際社會交代,也不會讓反華勢力有把柄作攻擊。

    香港反華勢力在這幾年的動亂中已暴露,政府正可按圖索驥,一一追查通緝。至少第一線的人物都可法辦,把一直以來反華勢力的龍頭組織和人物一網打盡。即使不是重刑,經審議判刑,他們的作為便無可隱瞞,也可作殺一儆百、阻嚇倣效者的作用,亦是公開地向海內外宣布,中國不能忍受侵犯國家安全的行為。

    不過,在反華勢力中,有兩股是不易應付的,一是基督教與天主教教會,在動亂中介入極深。在6‧4還有不少天主教教堂舉辦追悼,不理會6‧4謊言早已被拆穿,表明對抗。或許他們的行為並不代表教會的官方立場,但以教會中人,用教會資源,教會是擺脫不了責任。台灣長老會是台獨的主要支持,香港不能讓這些來自外地的教會成為港獨的庇護者、培育者。國安公署對它們的活動要多加監視,中央也應對它們的教會總部提出警告。

    二是非政府組織(NGO)。世界都知道資金、人事與政策都來自美國等國的NGO,是各地顏色革命的促成者、參與者甚至指揮組織者。它們大多用包裝進行政治滲透、策動,甚至可說是美國等的廣義的情報隊伍。俄羅斯與中國內地都用外國代理人的登記來規範它們,香港也應制訂政策對之規管。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