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美國遏止中國的政策將會改變」

        美國拉攏盟國,一起制裁同譴責中國,想造成孤立中國的態勢,但中德領導人通話,默克爾總理明確說德國要按照德國的利益行事,獨立自主,重視與中國發展關係,因為德國在中國有重大經濟利益,奔馳汽車在中國的銷售比在美國的銷售高三倍!法德立場是一致的,法國早在戴高樂年代已表明不追隨美國。

        東南亞諸國中國的影響比美國大許多,沒有人願意得罪中國。

        美海軍艦隻在東海南海頻繁活動,但出發前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不希望在東海南海與中國發生衝突,就是說美艦不會動武,祇是來示威,這不影響中國的發展。新疆,西藏,香港局勢都已穩定,就是台灣一方面迎合美國,發展與美關係。另一方面非常警惕,不要成為反華的棋子,肚子裡各有算盤。

        所以美國拉攏盟友圍堵中國似乎毫無成效。

        反過來看美國自身,如果半年以後圍堵中國的政策無效,美國的商界又會出聲,反對美國政府妨礙它們與中國進行正常商貿,特朗普政府後期,商界已經對他的對華貿易戰表示強烈不滿。

        拜登政府換了手法,商界不好出聲,如果這個政策失敗,各國跟中國生意越做越大,但中國公司杯葛美企,美國商界肯定會強烈反對政府的政策,這種內部的力量是非常強的,一旦發酵,政府很難不理會。

        中國已一再表明對美政策是不衝突不對抗,現在兩國間所有問題都是美國挑起的,美國國內會有反思。

        假定中國仍保持穩定發展,經濟越來越繁榮,美國就要在對抗而站在中國市場之外,還是合作共同發展之間作出抉擇,美國國內商界的影響力是不能忽視的。

One response to “雜談

  1. 美國稱霸世界差不多已經80多年,盛極必衰。現在的世界,各個群體的利益關係極端複雜,小的從個人、家庭;大的從企業、組織到政黨,互相剧烈競爭有限的各種資源。民主政治的原則是少數服從多數,而多數則尊重少數合理的需求,得到一個自然平衡點。講得容易,但要做得好,能使各方達到滿意的妥協,則越來越困難。要知道普通民眾都是自私和短視的。如要大家犧牲自我,為大多數人爭取長遠的利益,在西方社会幾乎不可能。所以「集中力量办大事」這個概念在美國做不到。能做的只是些維持現狀,修修補補的事。現在共和民主兩黨旗鼓相當,但政見幾乎是水火不相容,互不妥恊,精力及資源都輪流內耗掉了。在這種情況下,現有的民主制度有嚴重缺陷,不能有效發揮。社會上的大問題,譬如種族岐視,貧富不均,槍枝泛濫等都是口頭讲讲,根本沒有澈底解決的辦法,也沒有凝聚大家的決心。甚至政府要大家戴口罩這樣簡單的事情,也難以做到。在這種情形下,政客要尋求共识,只有兩個公約數:一是政府派錢或減稅,二是宣揚美國第一的民粹精神。政客把後者具体的轉化為遏止中國的挑戰。
    美國社會中高層階級,生活富裕,主要原因是他們由控制的產品或服務板塊有很高的利潤。這源於对特殊技術專利的控制,或延續傳統制度上多年積累的壟段性優勢。當這些技術或制度現狀發生改變的時候,就直接威脅到了很多既得利益者的飯碗。只要中国控制的產品在質量及功能上有競爭力 (如华為的5G),美国企業高利潤的日子也就差不多了。所以在美國國內,除了意识形态外,反中有相當廣泛的民意基礎。各種媒體还不停煽風奌火。無論是特倫普或拜登政府,說的話和做的事不過是在找籍口來遏制中國而已。很多做法非常虛偽。不過大多數美國人民並不知道真相,或也根本不想知道。人民對於自己的美式民主的認知,深受基督教思維影響,認為只有自己的一套是絕對準確,佔着当然性的道德高地。
    美中的對抗相信會維持很長時間。一方面中国在快速崛起,另一方面美國國內各種社会分化的基本趨勢,还在継續延升。譬如在種族方面,1953年白人佔93%,現在是59%, 到2044年白人會變成少數民族。其實現在16歲以下的人口,白人已經是少數。在1962年,2.2%人自認是同性戀人,2019年增加到6.5%,而26歲以下的年輕人,數目已經達到了14.2%! 在1970年,美國最富有的1%人擁有全國26%的財富,而在2018年這個数目巳達41%。在这個过程中,中層階級的百分比在銳減。社會上族群及價值观更分化,貧富不均的問題也在两極化。社交媒体的普及也極大的放大了社会的茅盾,侵蝕了人民对政府及权威的信任。有人認為这是社会的進步,很难認同。
    在討論美国社会衰退因素時,還有一點很少人提及,但影响力很重要,那就是社會上訟訴案件的劇增。一方面这些案件增加了營運成本及減少了做事效益,更重要的是極大的增長了個人及企業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心態。長期積累,侵蝕了大家敢冒險的進取精神。這是歷史上美國賴以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現在大打折扣了。
    寫了不少美國所面對的問題。不過美國地大物博,人才濟濟,藏富於民,還有一個相對來說有效的制度,綜合國力絕不能小觀。希望在今後的長期對抗中,中美雙方能冷靜理智的競爭,不能失控。雙贏的可能性还是可能的,而且机会还不会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