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拜登將調整對華政策」

        拜登的團隊陸續釋出一些信息,新政府應會調整對中國的經濟政策。

        一個是對中國的貿易戰,新團隊認為貿易戰未能達到遏制中國成長的目標,反而增加了美國進口的成本,對美國經濟不利。二是:特朗普濫用美元霸權,制裁其它國家,結果是其它國家尋求非美元結算,反而削弱了美元霸權。

        三是:特朗普政府傾向不讓中企在美國上市,甚至趕走已上市中企,出發點是不讓中企利用美國的資本發展,但同時損害了美企及美國人從投資中企獲利,百度,阿里巴巴等中企帶給美國投資者巨大利益,假定以後中企都不去美國上市,紐約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也會下降。

        拜登新政府上場,先要應付國內疫症,應付地方財政困難以及國內舒困的問題,外交議題並不急迫,所以已有的,特朗普政府留下的對華關稅,對華制裁大概暫時都會保留,待權力交接完成,新班子啟動後才會來處理對華關係這些事,應該會採取務實的政策,傾聽國內商界的聲音,美中在意識形態上的對立,美中爭奪世界影響力的鬥爭不會停下來,但接受中國崛起的現實,在兩國有共同利益的範疇,特別是經濟領域裡的互補合作,可能會得到重視,不會用粗暴手段令兩國關係更惡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