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 1 )

        「美國總統大選」

        特朗普一直不認輸,但法律戰的最後一仗是特朗普團隊在賓夕法尼亞州向州上訴法庭投訴選舉不公平,但已遭駁回,三名法官中有一名是特朗普政府任命的。

        上訴庭的判詞說大選誰當選是由選民決定的,不是司法部門能決定的,選舉舞弊是嚴重指控,但投訴沒有確鑿的證據,因此駁回。

        美國的民主終於展現了制度的力量,不是一個現任總統憑藉權力就可以任意橫行的。

        我曾經寫過,美國的法官或政府高官,雖可能是特朗普提名,共和黨通過,但當選的官並不認為他要效忠共和黨,更不要說效忠特朗普了。他們的理念是服務社會,忠於國家,忠於憲法精神,法官要根據事實來決定,不可能偏幫特朗普。

        特朗普現在像一隻鬥敗了的公雞,垂頭喪氣,頭髮都變白了,似乎脫落了很多。四年以後,不太可能捲土重來。

        但美國社會基層有一大批心懷不滿的人,以白人居多,他們感覺沮喪,生活水平下降,優越感不再,總是有玩政治的人來利用這樣情勢的,拜登要撫平美國社會的分裂,談何容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