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香港前景」

        自從人大為香港立「國安法」以後,香港的管治發生了很大變化,但示威和暴力停止了,社會恢復了秩序,而國安法要針對的僅是極少數人,不影響一般港人的正常生活,也不影響營商,這樣的承諾是可信的,也是政府有誠意去兌現的。

        去年的反修例運動,不少民眾分不清爭取民主跟鼓吹香港自治,甚至香港獨立的界限,被一小部份人利用了,行動越過了底線,公然挑戰中央在港的管治權,中央所謂「忍無可忍」,採取一系列強力措施,務必要將港獨和分裂的聲音壓下去,現在已經看到有明顯的成效,作為一個普通香港市民,我當然樂見有一個和平安寧的環境。

        昨天,以前的中聯辦主任,現在負責港澳事務的張曉明,明確提出了有別於以前的「港人治港」,從今以後是「愛國的港人」治港,不再容忍議會中反體制的聲音。

        港人今後應追尋比較現實的目標,譬如要求政府大建公屋,兌現香港年青人無需為「住」而傷腦筋之苦,應追尋政府發放幼兒津貼,幫助年青人解決育兒難的困境,提高民生也是政府所願,政府和民間聯手解決民生的難題,是現實可以做到的。

2 responses to “雜談

  1. 施永青說得好:

    1. 如果反對派還負隅頑抗的話,不排除政府會進一步剪掉反對派的羽翼──包括支持反對派的傳媒、教師以及司法人員。

    2. 如果把去年香港發生的那場社會運動定性為一場不成功的政變的話,那北京的反應就不為過。一個要求特首下台,警隊解散,並阻撓議會立法,還要求香港獨立的運動,怎可能要北京視若無睹!

    北京不再顧忌西方取態 勢全面取締反政府力量
    C觀點: 施永青

    2018年10月5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一個智庫發表演說,清楚闡述了美國的反華立場。任何聽過這篇講話的人都會明白,將來不管誰上台,美國對華的態度都不會改變,因為這關係到美國的生死存亡,完全沒有退讓的餘地。

    當時,香港的反對派很雀躍,認為往後美國一定會予他們更大的支持,他們將可以在香港幹一番事業。虧他們還可以想得這麼美好!現實是彭斯的講話帶來的國際大環境轉變,將會令香港反對派的活動空間變得更加狹窄,反對派的工作勢將為自己招來更高的風險。

    過去,反對派能夠在香港呼風喚雨,也文也武,並非因為他們在政治上有很高的能耐,而是因為北京打狗要看主人,不想把與西方的關係弄得太僵。但現時北京已沒有幻想,知道無論做甚麼,都沒法令西方,尤其是五眼聯盟,不再敵視中國。西方遲早會撤銷給香港的優惠政策,中國往後將難像以前那樣借助香港,去補自己體制的不足。

    為此,中國已開始發展自己的金融體系與數字貨幣,並着意發展經濟內循環,以減少對外循環的依賴。中國已十分清楚,中國要發展高科技,除了靠自力更生外,已別無他途。從中國領導人近日的言行中已可以看得出,他們已不再像以前那樣倚重香港。他們寧願把更多的資源撥給深圳,借深圳去拉動全國。

    北京的這種部署,將令香港的反對派再沒法以香港的特殊功能去威脅中共。反對派的KOL,最近雖一再強調維持香港現狀對北京的好處,但北京已不為所動。反對派這種論調,只會令北京感到,反對派可能已經心虛。之前明明是反對派遊說西方要收回給香港的優惠的,現在又想用這些優惠來引誘北京。這種優惠的授予怎能靠得住?一旦靠上了,就會受威脅,所以不要也罷。

    至此,反對派身上已沒有護身符,相信北京將按他本來想對付反對派的方法來對付反對派。反對派要結束一黨專政,即要奪取中共用槍桿子打回來的政權,那中共當然會與反對派不共戴天,非利用一切手段去剷除反對派的勢力不可。把他們趕出立法會只是第一步,隨後還可能宣布他們的組織為非法組織,逮捕他們的核心成員。如果反對派還負隅頑抗的話,不排除政府會進一步剪掉反對派的羽翼──包括支持反對派的傳媒、教師以及司法人員。

    有人可能會覺得,這樣的回應可能過度。但如果把去年香港發生的那場社會運動定性為一場不成功的政變的話,那北京的反應就不為過。一個要求特首下台,警隊解散,並阻撓議會立法,還要求香港獨立的運動,怎可能要北京視若無睹!

  2. 需要完整全面的清算!!!

    強詞有理:逐個環節收復失地

    最近有消息指,中央政府將以前所未有的手段全面清理香港問題,包括整頓司法、教育、社福界「3座大山」,以及公務員隊伍、香港電台、醫護界等等,逐個環節收復失地。空穴來風,未必無因,香港問題千頭萬緒,管治危機日益惡化,不僅危及一國兩制,而且危及國家安全,確實已到了非徹底解決不可的時候。

    過去一段長時間,中央對香港放任自流,不該管的固然不管,連該管的也撒手不理,導致各種問題日積月累,尾大不掉,終於爆發反修例黑色暴亂,幾乎將香港推入萬劫不復之地。在這種情況下,中央不得不強調全面管治權,也不得不出手收拾殘局。從人大多次釋法,到推出《港區國安法》,再就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一錘定音,都是全面管治權的具體體現。而這些動作無疑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若不是中央態度堅決,港府不會DQ4名反對派政客,不會將兩名失德黃師釘牌,也不會要求所有公職人員宣誓。

    所以說,撥亂反正非不能也,實不為也。只要中央果斷出手,港府官僚就不敢再避事,反中亂港勢力也就囂張不起來。不難預料,中央的大動作將會陸續有來,除了「3座大山」,其他領域亦將一一整頓。外部勢力說三道四也好,反中亂港勢力垂死掙扎也罷,都改變不了任何事實。黎智英之流昧於形勢,至今還在叫喊「自由世界價值」,乞求美爹救援,既可笑,又可悲。

    當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問題根深柢固,不可能於短時間內徹底解決。尤其司法領域更是阻力重重,司法大權一直牢牢掌握在洋人及其代理人手上,這班藍血貴族狂妄自大,抗拒改革,中央若沒有破釜沉舟的決心,恐怕很難撼動這個獨立王國。一言以蔽之,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中央要為香港撥亂反正,就必須進行一次改頭換面、刮骨療毒的大手術,而不能像過去那樣諱疾忌醫,畏首畏尾。

    評論員 陳競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