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特朗普的困境」

        大選的民調對特朗普非常不利,他也沒有什麼板斧了,情急之下做了兩件自己撼頭埋牆的蠢事。一件是他在推特提出推遲總統大選,這是關乎美國憲政的頭等大事,是美國的制度,總統一人怎可以說改就改,他一提出來,不但民主黨強烈批評,就是參議院中的共和黨大佬也一致強烈反對,特朗普不到24小時就撤回這個提議,這是很丟臉的事,全國老百姓都看在眼裡。另一件事是參眾兩院就新一輪舒困方案無法達成協議,特朗普連續簽署了四條行政命令繞開議會,試圖推行他總統個人的舒困方案,最有趣的是他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說:「我已經簽了總統命令,薪俸稅可以緩交,如果你們選我做下屆總統,有可能我會取消薪俸稅。」

        美國所有媒體都指責他不負責任,開空頭支票,因為制定預算的權力是在國會手中,他的四條命令都是沒有法律效力的,這是客氣的說法,再說得白一點,就是總統在騙民眾,承諾他明知自己做不到的事。

        問題是也許有無知的老百姓相信他的話,他的民調支持上升了,但是一個濫用權力,沒有信用,常常講大話的總統還能當選嗎?似乎沒見過臉面這麼厚的人,遮羞布都不要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