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 2 )

        「有古老文明的國家可以再度輝煌」

        我要說的是一個真實故事,就是我親身經歷的。

        1981年,當時中國剛開放,我帶了四個美國朋友去中國談生意,他們有意投資中國,將他們現在在美國的工廠遷移到中國來。

        第一站是上海,獲得熱情接待,那時上海沒有新酒店,住在舊國際飯店,已訂好的房間差一點不能給我們,因為外國來客太多了。

        第二站是北京,市容老舊,沒有新酒店,我們住在舊北京飯店,跟中方談了兩天,美國朋友對中方的承諾感到振奮和吃驚,新廠可以很快造好,生產成本可以大幅下降,下降的幅度美國朋友都不敢相信,談判順利。接着是星期天,中方要派人派車帶我們遊覽全北京,當時我是無所謂,但我的美國朋友認為不應接受主人家太多的招待婉拒了。問題是星期天做什麼呢?我提議美國朋友去參觀北京的大鐘寺,大鐘寺裡有一口黃銅大鐘,吊在一個鐘亭裡,那黃銅鐘重15噸,是整體澆鑄出來的,形狀完美,鐘的外壁鑄有九千個漢字,鐘的內壁鑄有二萬多漢字,我們看不到,但亭的四壁有內部漢字的拓本,每個字每一筆都是線條精細,沒有瑕疵,鐘的鑄造在500年前,工藝如此精良,給人一種震撼的印象。

        我記得很清楚,當天午餐時其中一位美國朋友說:「真了不起,500年前歐洲都造不出這樣的銅鐘,我們美國的影子都還沒有呢!」我說:「我們中華民族有悠久歷史,有輝煌文化,可惜近二百年裡落後了!」那位美國朋友說:「中國會再度輝煌的。」

        後來生意也談成了,資金設備也來了,基建也順利,不到一年產品生產出來,銷往美國。記得當年美、日、歐,甚至意大利,西班牙的廠商都接踵而來,紛紛來中國投資。在「改革開放」的大政策下中國經濟開始起飛。

        中國四十年裡的經濟成就是很了不起的,令人難以置信的。今天中國經濟仍以很快的速度發展,窮鄉僻壤都通了公路,峻嶺高山,各種資源都開發出來,如更開放私營經濟,政局穩定,繼續高速發展可期,乘上十四億人口這個大數字,國家力量無可匹敵。

3 responses to “雜談 ( 2 )

  1. 張先生
    像您在文革曾受過苦的人,竟然不存仇恨,對新中國無限憧憬和肯定。能否分析自己的心路歷程呢?我看過您那本自傳一〈活在毛澤東的統治下〉,謝謝您。

  2. 放下仇恨不易為,所以不能從新前行﹔是選擇?是宿命。報復心態只會互相繼續對立。冇溝通冇包容只有攻擊。歷史有是啓發、仇恨只會自己消滅良知及人的善性。互勉之

  3. 这个领域是中美技术斗争的主战场
    https://xueqiu.com/4826147079/155516800
    以《 中国科技日报》2018年总结的35项卡脖子技术为例, 可以认为,芯片就是中美技术战争的主战场。

    美国对全球的控制有政治、军事、金融层面的,但是技术层面的控制也很重要。美国的技术控制路线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以软件为代表的应用生态控制,一个是以芯片业为代表的产业链控制。二者结合在一起,体现为美国对IT业的控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