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特朗普的新麻煩」

        美國長期以來是由民主黨和共和黨輪替執政,所以兩黨都有人材,都有執政的官僚班子,譬如民主黨勝出總統大選,就大量起用民主黨的班子,共和黨亦然,特朗普上台以後當然也這樣,但特朗普不是由議員,黨內高層搞政治這一條路上來的,所以對共和黨的專才並不熟悉,但他也沒有自己的治國班子,所以一定要從共和黨的人才庫中挑人。他對這些人並不熟悉,所以就出現了他上任以後頻頻更換高官的景象,可是粗暴辭退一個人就樹立了一個敵人,所以出了那麼多報華府內幕的書。

        特朗普最近聲嘶力竭地說,自從疫情開始之後,「確診的人那麼多是因為篩選的人太多了,我已下令幕僚少做一些疫症的篩選!」可是篩選是找出病人,搶救人命的要務,總統說得出這樣話,遭到媒體譴責,處理人權示威他又做錯,最近有一百多位共和黨的精英,以前做過政府高官的人,實在看不慣特朗普水平很低的一個流氓一樣的人,成立了一個組織,號召共和黨人這次選舉投票給民主黨拜登,也是政壇奇事,這些共和黨的前政府高官,直言特朗普是一個危險人物,威脅美國的民主制度。

        現在還有人預言,這次總統選舉因為有郵政票選,所以開票時間可能延長,假定特朗普落敗,他可能會不承認選舉結果,引發一場憲制危機,我想機會也不大。郵政投票一定也有一套規定,引起爭議的機會不一定很大。

        特朗普用人唯親,干預司法,干預聯儲局,又跟眾議院結仇,濫用總統權力,挪用軍費去建墨西哥邊界的牆,又輕忽防疫,公然挑起族群衝突,已在美國大失人心。

        現在有媒體說普京收買阿富汗塔利班,殺美軍有償。而特朗普忽視此事,因此危害美軍安全。又有媒體說中國寧見特朗普當選,搞亂美國,搞亂美國與盟國關係,這些消息看起來都是有人特意散佈的,在進行心理戰,希望不利於特朗普選情,現在的世界真是複雜啊!

3 responses to “雜談

  1. 最近在電視中,見老特面色很差,沒過往的意氣風發,如果真選不到,下場應該很慘。做人還是要有點自知,他太高傲,卻又無知。唉!這回真的害死很多人。

  2. 第三次世界大戰快來臨!!!???
    美國千方百計製造藉口發起第三次世界大戰去摧毀地球。

    今日 06:15 時事脈搏
    白宮顧問:中國本土「繁殖」新冠病毒 再向美國播毒
    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認為,中國共產黨在實驗室製成新冠病毒,並「繁殖」(spawned)大量受感染的國民,再讓他們前往美國,使大批美國民眾也受到感染。但納瓦羅沒有提供任何證據,支持其論點。

    納瓦羅周五接受美國媒體MSNBC訪問時稱,中國在去年11月進行新冠病毒「繁殖」行動,其後引發疫情大流行,蒙騙了世界衞生組織。

  3. 美國之亂,已不是失業貧窮或新舊移民的問題,而是意識形態的爭執。美國還是走寡頭壟斷的金融資本主義,以新舊的種族主義、殖民主義、帝國主義作為政治與軍事的支柱和工具。美國內部意識形態的爭議會變成鬥爭,問題是會否由選舉競爭轉化為武裝起義,便是革命了。依美國政府強大的國家機器和武裝,這不易轉化,可同樣地抗議與鬥爭也不易鎮壓,美國之亂將會持久。

    坦言集:美國之亂
    美國暴動不會演變成內戰,理由不是美國的民主體制深厚,或是美國人民愛好和平民主,而是美國政府會以暴力鎮壓,個別城市的自治區已被政府以武力佔領。示威暴動的群眾都缺乏組織,不像香港反修例動亂那般有着充足的物資裝備供應和協調的文宣與組織攻勢。

    沒有外力的支援,美國的抗議運動還是烏合之眾,單憑感情理想起義,被半軍事化的美國警察和全軍事化的國民警衞軍鎮壓,便是必然的結果。但即使如此,動亂與抗議可以延續這麼久和蔓延這麼廣,也足以反映美國的民心傾向。

    自特朗普當選總統以來,美國政治與社會撕裂的發展日益嚴重。特朗普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錯誤,更觸發社會的強烈不滿,黑人被白人警察虐殺事件便是引發大危機的導火線。抗議行動從現狀追究到美國立國以來的種族主義、殖民主義,顯示出美國的政治與社會矛盾已經轉化,不是單純事件化的暴動,而是進至深究美國政權與社會的本質問題,質疑政權的合法性,這已是進展至政治革命的階段。

    民主黨內部桑德斯這幾年的崛起,雖然未取得民主黨的控制權,卻已成為黨內最大的新興力量,政綱更清楚地標誌民主社會主義,與特朗普代表的極右勢力騎劫共和黨的方式如出一轍,也凸顯出美國民主政治的兩極化趨向。

    十一月的大選如果拜登獲勝,或許還可以保持民主黨中間偏右力量的主流,但民主社會主義相信亦會趁國會選舉而大有斬獲,大肆擴張。而若特朗普連任成功,美國政權更轉極右,民主黨的左派必然起而革命,奪取黨權。在今後的四年裏,形成特朗普的極右與民主黨左派的決戰,雙方都會走向極端,民主黨執政的州市政府也會參與,演變成美國政治的大混戰。

    如果新冠肺炎疫情繼續惡化,政治鬥爭與社會鬥爭糾纏一起,反種族主義的抗議會更朝廣度與深度演變,美國在特朗普第二任期裏會是大亂,而政經大亂也必然推動經濟危機。美國難再有一場南北戰爭,分裂紛亂程度可能會過之。

    美國之亂,已不是失業貧窮或新舊移民的問題,而是意識形態的爭執。美國還是走寡頭壟斷的金融資本主義,以新舊的種族主義、殖民主義、帝國主義作為政治與軍事的支柱和工具。美國內部意識形態的爭議會變成鬥爭,問題是會否由選舉競爭轉化為武裝起義,便是革命了。依美國政府強大的國家機器和武裝,這不易轉化,可同樣地抗議與鬥爭也不易鎮壓,美國之亂將會持久。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