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國安法已通過」

        港版國安法一如預期,快速通過,在此文發佈時可能已在香港正式生效。

        斷斷續續擾攘近一年的所謂「社會運動」大概很快會沉寂下來,主要有點聲望有點地位的領袖人物都已被捕,沒有被捕的或高姿態,或悄悄地表示引退或轉變口風,活動經費多已被截斷,國外的聯系,如果還有就要轉入地下,變成非法活動。

        曾經上街表示對現狀不滿的,對政府不滿的人,人數也不少的,但港人中並沒有飢寒交逼鋌而走險的人,也沒有像烏克蘭那樣跟俄羅斯有幾百年的種族仇恨,也沒有中東那些不共戴天的教派衝突,港人的不滿可能是買不起房子,越房子太子,生活指數太高,許多人工資收入追不上,或價值觀有差異,諸如此類。

        當反對現在體制,參與暴力行動的代價太高時,大多數人選擇安於現狀,不會有殊死的反抗,而且中央政府非常強大,搞政治的人如果要付出的代價太大,而沒有成功希望,也就是沒有回報的時候,很多人轉軚也是可以預期的。

        所以估計所謂「社會運動」很快會沉寂下來,但社會深層次的矛盾依然還在,為政的能注意到處理好,香港才能長治久安。

4 responses to “雜談

  1. 張先生
    感謝您對政
    局的分析和預測,非常受用。

  2. 我也認同街上的示威是控制了。

    上年2百萬人上街,部份人(尤其年輕人)對社會的不滿不知能否一下子改變。

    我想起諸葛亮七擒七縱孟穫,是攻心為上。

    經過聽到年輕人說很愛香港(雖然愛的方法未必人人都能接受)
    希望安定後政府能做正確的事,使香港下一代的心能正面起來,為香港貢獻。

  3. 劉銳紹:駱角色如黨委 劉兆佳:令法例起應有震懾

    【明報專訊】由身兼港澳辦副主任、中聯辦主任的駱惠寧擔任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認為反映國家安全的工作是由中央主導,正因駱惠寧已身兼兩要職,有助協調中央在港的國安工作。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則認為,有關安排顯示中央有意透過駱惠寧的顧問角色,將中央意志帶入港府架構。

    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特首林鄭月娥任主席,特首辦主任陳國基任秘書長,成員全是港府官員;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由中央任命,職責是向國安委提供意見,並會列席會議。劉銳紹形容,中央任命駱惠寧出任顧問,實際有「指導」香港角色,在中國的政治語境下,駱的意見即是命令,角色等同黨委。他稱有關安排是中央在正常架構上,僭建共產黨的政治領導,透過駱惠寧的顧問角色,將中央意志帶入港府架構,以「合法方式」達至中央的政治目的。

    劉銳紹表示,駱惠寧在中聯辦、港澳辦身兼要職,同時意味兩辦在港府的角色將更大,不排除中央日後對香港選舉、教育、新聞等事務的參與愈來愈多。

    劉兆佳表示,港區國安法有多處特殊安排,包括由中央官員駱惠寧出任國安委顧問,認為反映了國安工作是由中央主導,港區是配合、執行。他說駱惠寧本身出任兩辦要職,個人政治地位高,有助協調中央與港府、國安委與國安公署之間的工作,並發揮、監督港府維護國安工作。他補充,由中央官員指導、監督本港國安工作,目的是令法例產生應有的震懾力;駱惠寧雖是顧問角色,若其意見來自中央立場,港府難以不接受。

    盧文端:顧問崗位無實務工作
    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認為,國安問題屬國家層面事務,中央委任駱惠寧任國安委顧問,體現中央的管轄權,「過去一直不用(管轄權),不代表不可以用」。他說駱擔任的顧問崗位並無實務工作,並非最重要角色,稱國安委最重要的是秘書長,是手持實權的崗位,現時亦由港人出任,反映中央亦不希望插手香港事務,除非發生重大事情才會出手。
    (港區國安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