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再談疫症」

        這一次新冠狀病毒2019傳染力非常厲害,南韓一個教會有人帶去了病毒,短短兩週有幾百人感染。南韓,日本,義大利,伊朗都發生了大規模社區感染,可以說相當可怕。可幸的是它的殺傷率比沙士低很多,全中國到現在死亡二千多人,正常年份死於流感的病人可能遠遠高於此數。

        由於輕症和隱性的患者很多,已有專家在討論此病可能已植根在社會中,成為風土病,成為類似流感的一種,即使這樣也無需太害怕,這次因為是一種新病毒,人體完全沒有抵抗力,免疫系統未能辨別它是病毒,讓它輕易進入體內,但經過一次傳播,不但生過病,痊癒的人身上有抗體,隱性和輕症病人身上有抗體,就是患者身邊的密切接觸者,很多人身上可能也都有了抗體,曾經接觸微量的病毒,像打了防疫針一樣,病毒跟人類抗體的關係就是這樣的,所謂「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有朋友傳來一段關於疫症的短文,抄錄如下:

        中國古老歷法一次又一次驗證,瘟疫始於大雪,發於冬至,生於小寒,長於大寒,盛於立春,弱於雨水,衰於驚蟄。三月五日就到驚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