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網友 – Arhonlam

        Arhonlam:謝謝你九月九日留言。

        我的貼文寫明是「星期六的冥想」,是假定中美雙方都是理性的,以利益為先,雙方博奕的結果,即推斷出來的,但現實中有「特朗普的狂暴脾氣」(非理性的),有美國的政治考量 (並非物質利益第一),所以真實情形很難預測,但以兩個大國的實際利益來衡量,中美再鬥下去兩敗俱傷,必定會找到一個平衡點,全面休戰或局部休戰,無需太擔心的。

        香港的亂局,現在看起來香港警察有能力控制,祇有一種情形大陸才會介入,就是警隊不願效忠政府,現在看起來不會出現這種情形,真正很暴力的人,也不是太多。警察已經捕過近千人,受到教訓的人不敢亂來,社會輿論也漸漸不同情這些人,他們聲勢漸弱,香港局面會漸漸平情下來。不過政府應做些實事,平息社會上的怨氣,香港的中產相信西方的民主制度,不喜歡權力比法律大的制度,但這是現實,唯有「井水不犯河水」,維持兩制,而民生方面政府可以做很多事,切實回應改善居住,增加收入要求。

3 responses to “回應網友 – Arhonlam

  1. 老師:

    別誤會,我知道閣下經歷文革,所以對今天的社會事件感覺不太深。不過,對於在和平安定的社會環境下成長的我們,最近的事的確令我們觸目驚心。
    對於中美貿易戰,由開始至今,我都很認同老師的看法,只是特老實非正常人,很難用正常人的邏輯去判斷。
    香港的亂像,我真是有點悲觀。因為香港和內地的深層矛盾非用政策可以根除,而是需要年年月月的深度耕耘。很多香港人對內地管治的不信任及恐懼是純感覺導向,無邏輯可言,但又自覺良好,自我陶醉於英治年代,是很難理解的。以下有一段朋友間的對話,大家可以自己感受一下。我相信"甲"的香港人是佔很大部分的,而且是分佈在不同年齡層。

    甲:我支持遊行,但反對暴力。
    乙:點解支持?
    甲:英治時自由啲。
    乙:何以見得?今日有乜嘢英治時期係多啲好啲?
    甲:我未諗到。
    乙:知唔知95年前,香港警察有政治部,專管情報及防止暴動?
    甲:係咩?
    乙:其實去到90年代,香港才有所謂嘅立法局選舉?之前百幾年都冇,港督就全部都係英國委任。
    甲:…
    乙:英國交番香港時,香港只有幾千億外滙儲備,今天係四萬億。香港用咗千億起機場,二百億起全宇宙最貴嘅跨海大橋。香港俾英國嘅絕對大過英國俾香港嘅。
    甲:…
    乙:中國搶咗香港啲乜?駐軍又免軍費,又唔使香港向中央政府交稅。點解覺得要遊行?你有乜嘢係97前有,宜家冇嘅?
    甲:…總之覺得英治時,感覺好啲自由啲。警察係皇家香港警察,同宜家差好遠…

  2. 香港教師和社工界大多是深黃思想,又不愁經濟差影響收入,接觸年青人機會又多,下一代怎會不黃,除非家教十分有法。香港人要開始準備過緊日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