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貧富不均 ( 2 )」

        剛貼了一篇這個題目,意猶未盡,現今西方的社會民主主義政治,其實早就注意到這個問題。西方發達國家,都有個人所得稅的累積稅制,收入越多,徵稅稅率越高,可以高達50%,甚至更多。各國的有錢人就遷往稅制低的地方,法國的大鼻子老牌影星,就入了俄羅斯籍,不交法國稅,這不是個別現象,而是很普遍的現象。歐洲一些小地方,例如:直布羅陀;列支敦斯登;摩納哥,就特別多富裕的國民,他們是德、法、瑞士的有錢人遷過去的。

        其次一個想減少貧富差別方法是徵遺產稅,遺產稅率是非常之高的,結果又有人設計出很多避稅的方法,國家實際上徵不到大筆的遺產遙,真正的富人早就安排了避稅。香港以前也有遺產稅,徵到的稅額很有限,稅局花的人力卻非常多,現在乾脆取消遺產稅,希望吸引全世界富人將財產放在香港。

        美國的股票在派息的時候,公司會扣起30%的股息稅,是交給政府的,也是劫富濟貧的一種手段,結果是大部份美國公司都派很小的股息,去看看美國上市公司的股息,能派2%的就已經是非常之高了,而股票持有人不喜歡收高息 (交稅),他們願意看到股價上升,所以美國公司有大筆現金的都不會派息,而是用來回購股份。

        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各種均富的方法,最後都不太有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