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改革開放四十年」

        鄧小平接掌權力時中國經濟凋敝,到了人民要吃草的地步。他自己三上三落,被趕到一家工廠監視勞動,他的戰友劉少奇,淒涼死於監獄中。痛定思痛,開始考慮中國要走一條新路,所謂搞「改革開放」政治上改革,約束獨裁的權力,規範行政權力,讓人民享有多一點自由和表達的權利。經濟上就是放開私有化,承認私有產權,老百姓為自己利益工作,不再是為國家打工,積極性才能真正發揮出來,四十年來中國巨大的進步也是有目共賭的。

        今天,形勢有了新的變化,老百姓不敢議政,不敢批評政府,因為有了一條新的罪名,叫「妄議時政」。從強調以法治國,現在變成了黨的利益高於一切,最高領袖的任期限制這樣憲政,明文規定的重要的約束權力的條款,也輕易地被否決了。可以回到以前的領袖終身制的情形,經濟上所謂「國進民退」,一些民企的大公司,國家都想派人進董事局,甚至要在合資企業設立黨組織,黨組織可不是工會,它在企業管治中是什麼地位?當然現在沒有實行,如果實行起來,可能外資都要撤退了。

        現在一樣在高喊改革,但改革是領導說了算,沒有了放權和放手發展市場經濟的方向,不明白在「改」的是什麼東西。

        基辛格說中國現在這麼強大,但中國從來都沒有解決權力移交的制度安排,這一點令他擔憂。

        理性,有思想的中國人也一樣在擔憂。

        華維這樣超級大公司 (是公是私?我們都不清楚),副董事長明明是個中國人,還是當今中國社會中的權貴人士,也要揸外國護照,中國究竟怎麼了?人民怕什麼呢?為什麼不想做中國人?

2 responses to “雜談

  1. 國防大學學者:孟晚舟事件對中國是清醒劑
    http://www2.hkej.com/instantnews/china/article/2010900/%E5%9C%8B%E9%98%B2%E5%A4%A7%E5%AD%B8%E5%AD%B8%E8%80%85%3A%E5%AD%9F%E6%99%9A%E8%88%9F%E4%BA%8B%E4%BB%B6%E5%B0%8D%E4%B8%AD%E5%9C%8B%E6%98%AF%E6%B8%85%E9%86%92%E5%8A%91

    喬良認為,美國不是中國的敵人,也不是中國的朋友,僅僅是一個競爭對手。美國正在採取「帝國的方式」,就像當年大英帝國在約束法國的崛起、約束德國的崛起一樣,而且今日美國對中國的約束不只在軍事上,還在政治、經濟上。

    今天最重要的是解决自己的問題,如果中國可以解决自己的內需問題,中國將成為第一大市場,那時候沒有人奈何得了你。

  2. 中國的改革將繼續數十年來改進, 來獲取和建立國民的信心, 但不應簡單地複制歐洲和美國的系統和風格。此外, 領導者任期限制不應僅僅局限於簡單的公式。

    不同的政黨輪流執政也不見得是好的選擇, 政黨所做一切都是為了選票, 這引致歐洲和美國今天的困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