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美國副總統彭斯的講話」

        我在早幾天的博文中評過他的講話,意猶未盡再寫幾句。

        彭斯的講話,意識形態的味道是很重的,他不喜歡大陸今天的政制,並讚揚台灣是中國民主的燈塔,由於他的講話,市場就將眼前發生的中美貿易戰升級,認為不單純是經濟和貿易的問題,有政治及意識形態的鬥爭在其中,所以問題難解。

        這件事令我想起美國小布殊總統出兵伊拉克,打敗侯賽因薩達姆時發生的事。當時的副總統叫切尼,不知網友是否還記得?切尼也在一次對智庫的演講上提到,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美國的真正目標是改造伊斯蘭的文化,要將西方制度引入中東。

        結果呢?十年過去,美國花費超過五萬億美元,打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仗,死掉美軍5000多人,傷者不計其數。而伊拉克和阿富汗陷入內戰,美國人根本無法調停也無法鎮壓。美國實在太痛了,奧巴馬就憑結束這兩場戰爭的口號上台,撤兵回國,阿拉伯的文化和政治改變了多少?真是天曉得!

        今天彭斯的演說,跟當年切尼的演說何其相像?祇是對象不同了,美國所用的手段不同了。中國不同阿拉伯小國,那麼大的國家,擁有核武,擁有遠程導彈,打仗是不可能,現在用經濟手段試圖壓迫中國。

        中國是願意妥協的,如要求中國增加從美國進口減少與美國貿易逆差,中國很樂意,要中國開放市場准入開放金融,保險市場,中國也可接受,但要中國改變體制,損害主權是絕對不可能接受的。如果貿易戰長期進行下去,而美國又達不到目標,就是失敗的政策,而美國的商界不會為了美國政府的政治目標,願意犧牲自身利益,反對聲浪一定越來越大。

        我始終堅持一種看法,美國要打壓它國,必定是自己不痛的。它制裁伊朗,它自己本不用伊朗的油。它制裁俄羅斯,它跟俄羅斯來往很少,反是歐盟很痛。但烏克蘭,克里米亞那些事發生在歐洲,歐盟不得不跟隨制裁俄羅斯,但心底裡是不情願的。

        如果中美貿易戰拖久了,美國很痛,它就不會再打下去,就像在中東碰壁,它就退回去,祇是我們不知道特朗普政府能忍多久,假如中美貿易戰的影響浮現,嚴重影響美國經濟,特朗普也要很快妥協。

One response to “雜談

  1. 坦言集:精日與精美

    在內地批「精日」者易,批「精美」者難。批精日是因為日本曾侵略中國,罪行罄竹難書,還有甲午之戰及日俄戰後日本吞佔東北。幾十年的血仇實在令國人難以忘卻。

    相對地,八國聯軍侵華,美國只是附從,美國沒有在中國直接設立租界,分割中國。歷史上中國應仇英,而不是仇美。美國支持國民黨剿共,只在背後支援。韓戰中國與美國直接開戰,死傷者眾,但主要是朝鮮半島。越戰中國支援越南,先是奠邊府大敗法軍,其後美越之戰,中國只是後勤,沒有如韓戰那樣直接出兵。即使美國在台海守衞台灣的國民黨政權,但北京沒有急統,因而不會與之直接衝突。而珍寶島中蘇交惡,美國是示警中國,並遏制蘇聯對華的軍事、政治壓力。因此,從歷史而言,中國與日本是血海深仇,與美國不過是政治對手,可合作也有競爭。

    當中國認定世界再無大戰,主要是蘇聯敗於美國,中國可以依靠美國,改革開放的幾十年,中國與美國交好而獲取經濟發展機會(縱使其間利潤多歸美國,代價禍延幾代),中國更趨向親美。由對美開放而富起來的中國既得利益群,怎會不親美呢?極端者都以歸附美國、做美國人為時尚。

    問題是,歷史發展是有階段的,美國的對外關係是利益為先,它可以利用中國對付蘇聯、牽制日本,但當中國威脅到它的利益,便會把矛頭指向中國,除非中國如日本那樣屈從美國。中國要民族復興,就必然與美國衝突。美國仇中,中國怎能不仇美?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