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奕策略 ( 16 )

        「從禁煙廣告說起」
 
        香港最初是立法禁止香煙做電視廣告,接著兩年以後又禁止香煙做戶外廣告,所以現在市民很少見到香煙廣告了。而美國1971年就立法通過了禁止香煙做電視廣告,香港相對來說晚了很多年。煙草行業是一個財雄勢大的行業,每次有對它有不利的立法 (例如包裝上加印吸煙危害健康) 它都會動員力量,頑強抵抗。但煙草業對於禁止香煙廣告,反應出奇地平靜,這是因為煙草業推銷的是十分相似的產品。因此,為了吸引消費者,它們必需花巨款宣傳,而每家公司都花巨款,它們也祇是維持一個市場的均衡,沒有人實質獲利。禁止香煙廣告的法令一出,它們求之不得,省下了大筆廣告費,煙草公司利潤因此大幅上升,本來它們爭相做廣告,害怕自己廣告做得少生意給別家公司搶了去,明知廣告不能帶來新生意,這一筆錢還是要花出去,現在政府成了不准做廣告的仲裁人,還義務監督行內任何作幣的公司,煙草公司真是求之不得!對煙草工業來說禁止廣告還帶來了一個潛在的好處,沒有新加入者來競爭,煙草業成了一個競爭少,利潤高的行業,看美國大煙草公司的股價就能清楚看出這一點。

        政府的法令幫助它們從「囚犯困境」的博奕中脫身。
 
        而另一方面也看到政府的公權力在一個有效的政制體系下如何發揮作用,政府的公權力限制了煙草公司擴張的企圖心,保護了更多民眾,種種禁煙措施最終會令吸煙人口減少,至少在積極禁煙的發達國家已可以看到這一趨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