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能源作用有限

        巴西是今天世界上唯一一個推行酒精混合汽油成功的地方,那是因為巴西農地廣婺,出產大量甘蔗榨糖,但整個七十、八十年代,世界糖產過剩,糖價低迷。為了幫助農民,政府鼓勵用甘蔗生產酒精,又用稅務手段提高汽油價,鼓勵國民用混合油,這樣的情形祇有巴西才做得到。亞洲和歐洲耕地少,農作物成本高,沒有可能發展建基於農作物的燃料生產計劃,中國政府已經明令禁止這麼做了。根據很多專家的測算,利用農地種植纖維素 (用草都可以生產酒精) 來生產工業酒精,在經濟效益上不可行,所以生化能源並不能代替地球上的礦物能源。目前能源市場的結構,在可見將來都不會因生化能源的增加而改變,所以巨型油公司不必為他們的生意擔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